鸿运国际-首页

                                                                  来源:鸿运国际-首页
                                                                  发稿时间:2020-07-16 02:16:23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发现,目前各个明星的“打投组”、“反黑组”粉丝群体中,确实存在学生党、未成年人的身影,而在各类事件中引发的“互撕”风波中,也不乏有未成年人下场“应战”。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发现,在网上并不能确定网友的年龄,但从不少明星维权的案例中来看,确实存在未成年人互撕谩骂的现象。

                                                                  代理过百件明星维权案的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晓磊律师曾透露,起诉一个人名誉侵权,并不会看他到底是谁的粉丝,而只管主体发布的言论是否构成了侵权的标准。但面对有不满16岁的“被告方”时,他也会感到头疼。在他看来,这已经不仅仅是法律的问题,同时关乎心理学、教育学的问题——家长、老师们该如何教育年轻人理性追星?

                                                                  而另一明星粉丝则发微博表示,“必须为高中生正名”,称“我能有钱的方式就是靠父母在微信给我发的红包和压岁钱,因为高中生,我没有生活费,所以代言买的不多,能有的钱都投给专辑,没钱我会想办法解决,比如拿现金和同学换,年纪小,高中生从来不是白嫖的借口。”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实际上在网信办发文前,微博就已经封禁了一批账号。

                                                                  不过,在腾讯回应的评论区下绝大部分网友又双叒开始逗鹅@混战文侠:送个腾讯视频vip我就当失忆了 

                                                                  粉丝经济下 明星打榜、偷拍“黑产”难禁

                                                                  曾经做过娱乐圈明星助理的莉莉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流量明星的粉丝一般都有较为明确的分工。“粉丝群里有专门的打投组,专业负责打投的人士每个人手里都有几十上百个投票号。粉丝们也都乐意花钱,但花钱幅度的多少取决于投票的重要性程度。比如《创造101》的时候争位出道,粉丝们为了偶像能够出道集资几百万的都有。”

                                                                  @搞鹅专用: 年会,失忆,懂?

                                                                  7月14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搜索发现,目前微博等平台上粉丝为偶像打榜做数据的行为依然活跃。